从科学角度看女性出轨跟男性出轨有何不同?

  • 时间:
  • 浏览:6
  • 来源:谷歌网赚联盟_最火的挂机赚钱软件_在家挣钱网

  进化论认为男性出轨是为了繁衍后代,但女性出轨又是为了什么呢?本文作者David Buss提出了“换偶假说”。

  科学家如今对人类的配偶关系了解颇多,其中至少包括:短暂的一夜情、长期的伴侣关系、出轨性行为、一夫多妻、一妻多夫、多角恋(指一段亲密关系中参与的人数大于2人,且与性别无关)、离婚,以及频繁地与不同人性交——这些关系并没有被诸如“一夫一妻制”或“一夫多妻制”这样的单一标签很好地全面概括。但我们可以肯定的是,终身一夫一妻制并不完全占据主流。

  美国的离婚率一直徘徊在略低于50%的水平,在世界各地的文化中,离婚率虽有差异,但是具有可比性。对于已婚夫妇来说,出轨绝非小事。1952年,人类性科学研究者阿尔弗雷德·金赛估计,女性出轨的比例为26%,男性为50%,也有其他研究者认为这一比例更低或更高。众所周知,从阿拉斯加的因纽特人到博茨瓦纳的桑族部落,出轨是全世界已婚夫妇离婚的最主要原因。并且现代社会的大多数成年人,包括大约85%的美国人,都至少有过一次分手的经历。

  但是,当涉及到对择偶策略的理解时,我们总是缺少一块拼图,尤其是在女性之间。为什么女人会有这么多不能增加她们所能生育的后代数量的风流韵事呢?

  从进化的角度来看,男性出轨的理由很直接。由于父母双方在生育下一代方面投入精力的巨大不对称性,平均相比女性而言,男性进化出了对性伴侣多样化更加强烈的欲望。男人只需付出很少的努力,就能让一个有生育能力的女人受精,从而完成生育,而女性则需要长达九个月的高代谢妊娠才能完成生育过程。换句话说,一个有两个孩子的已婚男人,如果能与外遇对象成功繁殖,其生殖能力就能提高50%。而对于那些已经有过性伴侣的女性来说,增加额外的性伴侣通常不会,也很难提高她们的生育成功率。

  然而,确实有女性存在外遇,目前对这一现象的解释是“优良基因假说”(good genes hypothesis),该假说认为,女性进化出了一种双重的交配策略——一方面从一个男性那里获得资源,另一方面与基因比正常伴侣更好的男性交配。

  但是“优良基因假说”不能解释的是,为什么在出轨后,那么多的女性会选择抛弃现有的伴侣去追求外遇。我们团队提出的新理论——“换偶假说”(mate-switching hypothesis)——填补了科学的空白,解释了我们在现实世界中观察到的现象。“换偶假说”认为,女人出轨是为了摆脱糟糕的配偶关系,换到更好的伴侣。

  这一假设解释了我们在现实世界也许见过的案例:在结婚一年以后,女人发现自己被同事吸引了。在给孩子换了当天的第五次尿布后,男人怀疑自己是否犯了一个可怕的错误,并开始幻想自己高中时代的恋人。结婚六年之后,女人发现她是家里主要的经济支柱,而懒惰的丈夫侵蚀了她对婚姻的信心。她注意到同事在办公室门口逗留的时间比严格要求的要长。经过多年平静的绝望生活后,男人开始与隔壁的邻居热恋。女人向她最好的朋友坦白她爱上了另一个男人,并秘密地为离开她的丈夫做准备——一个单独的银行账户和一套公寓的押金。

  这些不同的情况都有着一个共同的原因——人类已经进化出了转换配偶的适应能力,而这是一种跨物种普遍存在的现象。最简单的适应策略是“出走”,在这种策略中,生物只是简单地将自己从代价过高的伴侣关系中抽离出来。“换偶假说”提出了一种基于人类心理适应的出走策略,旨在发现并抛弃代价高昂的伴侣,转而选择更有益的伴侣。

  在现代文化中,许多人从小到大都相信一个关于终身爱情的神话。我们被告知会爱上那个独一无二的人,圆满的爱情就是白雪公主和白马王子。但是,虚构的爱情故事往往在主人公发现唯一真爱时就结束了,却很少审视其后果。就像灰姑娘的故事,以她与王子的爱情结束,在克服了无数的障碍之后,婚姻终于圆满了。很少有浪漫的幻想是沿着婚姻承诺的故事线发展的——对彼此需求的逐渐忽视,性满意度的稳步下降,出轨的诱惑,婚姻生活的单调乏味,都在质疑着我们,爱情是否真的能提供生活的一切。

  事实上,我们的祖先已经经历过配偶危机——他们观察配偶的价值,考虑结合的满意度,培养备胎,评估替代方案,并在条件有利时更换配偶。为了理解其中的原因,我们必须将目光转向这些祖先,并发现他们所面临的交配挑战。

  我们祖先的生活中面临着三个难题,首先是环境的危害——获取足够的食物,找到遮风挡雨的住处,抵御酷暑和严寒。其次是与其他物种的斗争:危险的蛇、猫科动物和寄生虫总是威胁着人类的生存。第三类挑战同样重要——与人类自身的竞争和冲突。其他的人类,用他们五花八门的投石器和箭矢,共同组成了一股强大的敌对力量。

  在这些背景下,人类进化出了一系列的交配策略,与长期且忠诚的配偶结合便成为了其核心。一个忠诚的伴侣可以在没有浆果开花的寒冷冬天里提供可以食用的肉,保护自己免受饥饿捕食者和敌对人类威胁。伴侣还可以养育孩子,将宝贵的基因遗传下去,相对而言,这是一种近乎无价的财富。简而言之,长期伴侣提供了大量的好处,有助于对抗人类生活中面临的三个难题。

  但世事并不总是如愿。原本前途无量的猎人可能会因受伤或感染而步履蹒跚;普通人也可能会被毒蜘蛛咬伤,在战斗中受伤,在团体战斗中死亡;又或者,他在集体中的地位可能会直线下降,从而降低了获取关键资源的优先特权。伴侣往往在最初承诺了一条上升的价值曲线,但却很有可能遭受灾难性的挫折——长期伴侣的选择取决于未来的轨迹,而未来往往却伴随着悲剧和背叛。

  忠诚伴侣关系面临的另一个挑战是其他更有价值的伴侣,这样的伴侣可能最初并不存在或无从下手,但之后事情发生了转变。人的配偶价值可能会上升,这便意味着最初不感兴趣的潜在伴侣可能变得更有吸引力。以前无从下手的潜在伴侣可能会因为配偶的死亡或遗弃而突然变得毫无牵挂。两个不同部落的融合也可能会带来全新的机会。简而言之,变幻莫测的生活为我们的祖先在婚恋市场上提供了新的前景。

  另一方面,女人可能会发现自己失去了一个对自己不再抱有幻想的伴侣。而丈夫可能会出轨,把宝贵的家庭资源转移给另一个女人和她的孩子。男人可能会觉得,他的地位使他有资格娶第二个妻子,把他的财产份额减半。或者,他可能会与她离婚,抛弃她和两个需要抚养的孩子,因为随着年龄的增长,女人的配偶价值会下降,重新结婚的前景也很暗淡。

  所有这些古已有之的问题和挑战都推动了择偶策略的演变。这些策略的范围从警戒到暴力,包括配偶保留策略、击退配偶追求者的动机,以及留住有价值的伴侣。但除此之外,还有另一套重要的解决方案——转换配偶,我们现在就来谈谈这个问题。

  大量的科学研究集中在择偶或吸引配偶的初始阶段,也有一些研究集中在配偶的保留阶段,但对转换配偶的研究则相对较少。而其中最重要的一项是便是观察伴侣的配偶价值,这种价值通常由几十种品质组成,包括社会品质——所处的地位或所受的尊重、友谊网络和同盟关系、亲属关系的力量。同时影响择偶价值的还有身体素质,如强健的体魄、卓越的运动能力、有吸引力的外表以及可观察到的健康状况。

  同时,个性也很重要。伴侣是不是精力充沛、可靠、有抱负、情绪稳定、善于交际,是强势还是随和,这些品质大多会随着时间而改变。社会地位可以上升也可以下降。健康和幸福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起起落落,甚至因寄生虫或疾病而受到永久性损害。性格会改变,精力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衰退,雄心壮志可能会在交配后得到满足。甚至情绪的稳定也会因心理或身体上的创伤而改变,比如创伤后应激障碍就是战争和性侵犯的常见后果。观察配偶这些价值因素的变化,在大多数人的生活中都是不可避免的。

  伴侣的配偶价值同样也取决于对另一半的重视程度。对于这种重视程度进行衡量的技术术语是“福利-权衡比率”(WTR :welfare-trade-off ratio),即伴侣给另一半的福利与他们自己的福利之间的价值之比。一些择偶者在结婚后,会由求爱阶段的高WTR逐渐转向偏向于自私的低WTR,最初表现出高投入的伴侣可能会逐渐减少这种投入,如此便会让另一半受到强烈的冲击。这也可能是为什么离婚在婚姻的头几年相当常见的一个原因,而随着时间的推移,离婚率又会逐渐减少。配偶之间的关系满意度是一个随着时间的变化而上下波动的晴雨表,是一个由伴侣的配偶价值、投入水平和WTR组成的心理监测机制。

  伴侣之间的配偶价值是内在相关的,因此仅仅观察另一半的配偶价值是不够的,还需要自我评估。女人或男人的配偶价值可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增加。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获得更高的地位,继承丰富的资源,或者通过领导能力或勇敢、智慧的行为脱颖而出,使他们在婚恋市场上更受欢迎。一个配偶价值增加的女人会发现自己开始对丈夫不满意,即使他的整体吸引力并没有改变。

  配偶价值高的女性会相应提高择偶标准,期待更高水平的伴侣质量,比如地位、资源、承诺和合作。女性的择偶价值甚至会随着每个月的排卵周期发生变化。在一定程度上,生育能力是女性配偶价值的重要组成部分,女性吸引力的微妙变化反映了排卵的变化,因此女性在排卵期会比平常更有吸引力。排卵期的女性皮肤会更红润一点,腰臀比会略低一点,声音会略高一点,而所有这些特质都能提高男人对女性美的感知。事实上,女性在排卵期会更加严格自己的择偶要求,这可能反映了她们对自身择偶价值的监控和对择偶标准的调整。

  根据“换偶假说”,即使在关系融洽的伴侣之间,依然活跃着寻求替代伴侣的可能性

  我们并不知道女性这些周期性或更持久的变化是否会影响一些东西,比如她们对当前伴侣的满意度、对其他潜在伴侣的吸引力、培养后备伴侣的努力,又或者是出轨的诱惑。有研究发现,女性最可能在易受孕的阶段逃避伴侣的守护——这种效应在那些魅力指数低的男性伴侣身上表现得最为明显。这些女性会发现自己对参加社交活动更感兴趣,也许是因为此时可以增加与潜在伴侣的互动。此外,她们还称自己与其他男性之间的调情比与正常伴侣的调情更频繁。这些研究发现了一种可能性,即女性会监控自己的配偶价值,而当这种价值上升时,潜在伴侣似乎更有吸引力,因此也会反过来观察潜在伴侣的配偶价值。

  根据“换偶假说”,即便是在关系融洽的伴侣之间,依然活跃着寻求替代伴侣的可能性。有时,当新出现的伴侣或潜在伴侣的吸引力或兴趣增加时,这种可能性就会上升。这种可能性也会在其他情况下大幅提升,比如当一个女人对她的伴侣越来越不满意、想要离开这段关系的时候。

  我们的研究是由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的心理学家丹尼尔·康洛·比姆(Daniel Conroy-Beam)和加州州立大学圣贝纳迪诺分校的卡里·戈茨(Cari Goetz)牵头进行的。该研究关注的第一个维度是兴趣问题:潜在伴侣是否表现出关注、吸引力和欲望?长时间的眼神交流,选择性的微笑和斜视是一些记录在案的指标。这些指标是表示长期的兴趣还是短暂的性欲?许多女性不愿意为了一时的幻想而离开自己的伴侣,尽管有些人认为这是一个表明她们正常关系出现了严重问题的重要信号。第二个维度是配偶价值:只有在忠诚伴侣的基础上大幅增加配偶价值,才可能值得付出分手的代价。研究关注的第三个维度是适任性:替代方案是否真的没有像现有配偶或抚养子女这样的负担?康洛·比姆、戈茨和我还发现,只有在上述一种或多种情况下,女性才会减少维持正常伴侣的努力。

  如果没有现实世界中的交配策略和行为,这些经典的、广泛传播的模式就不会进化。那么,女性是如何实施潜在的换偶策略的呢?我们提出了三个关键步骤——培养后备伴侣、实施出轨、最终分手。

  一位女士曾经告诉我:男人就像汤,你们总想把一些事情放在次要的位置。“备胎假说”(back-up mate hypothesis)认为,即使是那些对婚姻关系比较满意的人,也会从培养备胎中受益,因为爱情或生活中没有什么是可以百分之百保证的。新泽西州斯托克顿大学的心理学家乔舒亚·邓特利(Joshua Duntley)对此进行了研究,发现男性和女性都在培养后备伴侣——在他们的关系破裂时可以替代的潜在伴侣。平均而言,男性和女性都有三个潜在的后备伴侣。人们还在报告中表示,如果他们的后备伴侣认真地与别人谈恋爱,他们会感到不安。有趣的是,与男性相比,女性更有可能报告说,如果她们的备胎进入了一段长期的恋情,或者爱上了别人,她们会感到不安。相比男性,女性会更加积极地试图阻止自己的备胎和别人结婚。这句话的含义似乎很清楚——后备伴侣与他人的深度交往会削弱他们作为备胎的价值。

  有时候,异性朋友会成为你的后备伴侣。在异性朋友中,相比男性,女性会更加看重经济实力和身体素质——性别差异恰恰反映了长期伴侣偏好中的性别差异。但女性看重的异性朋友的品质和长期伴侣的品质是否完全相同呢?“换偶假说”的一个预测是,当换偶行为即将发生时,女性会努力巩固与异性朋友的关系,使其成为潜在的后备伴侣。

  另一方面,人们很少向他们的固定伴侣透露他们认为某人是备胎。“我们只是朋友”是一句常见的口头禅,但“只是朋友”也是求偶者用来引诱人们远离长期伴侣关系的一种策略。后备伴侣也通常会隐藏自己的求偶动机。

  当一个男人意识到他的妻子有后备伴侣,对她的同事怀有性幻想,或者有一个“只是朋友”的人是他的潜在对手时,可能会感到不安

  出轨是促使离婚的有效策略,但也很危险。事实上,出轨是导致亲密伴侣产生暴力的主要原因,也是谋杀配偶的主要动机。尽管存在这些风险,仍有约四分之一的女性愿意冒险一试。有趣的是,30岁出头的已婚女性最有可能发生婚外情,这或许反映了她们在自身魅力仍然很高的情况下,想要更换伴侣的动机。

  有证据表明,出轨行为对女性起到了换偶的作用。首先,主动出轨的女性比不主动的女性更容易对婚姻不满。这似乎是显而易见的,但同样的研究表明,那些有外遇的男人和那些没有外遇的男人在婚姻幸福程度上并没有什么不同。第二,与男性相比,女性更有可能把情感上投入到婚外情伴侣身上,并爱上他们。大约有70%的女性如此选择,而只有30%的男性会这样做。此外,女性更倾向于将情感作为婚外情的一个原因,男性则更倾向于享受纯粹的性快感。这些关键的性别差异是男性和女性出轨的功能性方面显著不同的原因,尤其是女性,她们更偏向于换偶功能。

  对于那些试图结束一段关系的人来说,退出伴侣关系显然是最后一步。一个老套的方法是说:“不是你的问题,是我的问题。”第二种是将现有的浪漫关系转化为友谊,这也是为了尽量减少前任的愤怒。在某些情况下,女性可能会在一段时间里持续向前任提供性帮助,以尽量减少成本,或试图将他的性注意力转移到其他女性身上。这些方法的有效性以及所适用的情况,都有待于科学的研究。

  “换偶假说”可以解释一系列难以理解的行为。比如为什么大多数人会培养备胎,为什么异性朋友的理想品质会映射为长期伴侣的理想品质,为什么后备伴侣通常会避开普通伴侣的注意,为什么当有比普通伴侣更有价值的伴侣时,女性会对现有的关系感到不满。它提供了一个令人信服的说法,解释了为什么女性愿意冒这么大的风险去出轨,这是一个长期以来的进化难题,因为出轨对于女性在生育可能性方面并没有直接的好处。

  意识到人类已经进化出了一种专注于换偶的心理,无疑会让很多人感到不安。当一个男人意识到他的妻子有后备伴侣,对她的同事怀有性幻想,或者有一个“只是朋友”的人是他的潜在对手时,很有可能会感到不安。当人们意识到自己比原来更容易被取代时,可能会感到不安。当人们意识到伴侣的不快可能不是短暂的情绪,而预示着一个秘密的分手计划时,可能会感到不安。

  但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我们的祖先面对的是一个总是容易出错的交配世界,人类的进化让婚姻并不一定成为终身的幸福。那些同甘共苦坚持到底的人可能会因他们的忠诚而赢得钦佩。但现代人类也同样从祖先那里遗传下来了后备策略,他们会投入大量的精力,对可能的伴侣进行认知模拟,并制定出分手计划;当秘密的模拟指出交换配偶的好处时,便是他们采取行动的时候。